湖北快3开奖结果实时查询

馬丁·沃爾夫:全面敵視中國比冷戰更具破壞性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近日發表該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的文章《一個世界兩種制度的挑戰》稱,對中國的全面敵視可能比冷戰更具破壞性,世界需要學會與崛起的中國競爭與合作,否則只會加深敵意和加劇混亂。參考消息網編譯全文如下:

三方勢力都在“憂慮”

最近的三個跡象顯示出中國崛起為當今世界“新興超級大國”所引發的憂慮。一個是針對華為的運動,該公司是中國技術雄心的旗手,必須在美國與中國展開貿易戰以及美國將中國描述為“戰略競爭者”的背景下看待這場運動。另一個是以自由貿易為導向的德國主要行業協會德國工業聯合會發文,將中國列為“伙伴和系統性競爭者”。最后一個是喬治·索羅斯把中國描述為“最危險的對手”。

因此,在這一點上,一個奉行民族主義的美國政府、德國自由貿易者和自由思想重要支持者一致認為:中國不是朋友。往好了說,它是一個令人不快的伙伴;往壞了說,它是一個敵對大國。

我們應該得出新的冷戰已經開始的結論嗎?答案是:應該,也不應該。

說“應該”,是因為很多西方人認為中國是一個戰略、經濟和意識形態威脅。不過,答案也是“不應該”,因為對華關系和對蘇聯的關系截然不同。中國不是在輸出一種全球意識形態,而是在以一個正常的大國姿態行事。而且,與蘇聯不同的是,中國融入了世界經濟。

結論是,對中國的全面敵視可能比冷戰更具破壞性。首先,如果中國人民認為西方的目標是阻止他們享受更好的生活,那么敵意將是無窮無盡的。合作將土崩瓦解。然而,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在今天成為孤島。

西方失敗不怪別人

避免這樣的崩潰還為時不晚。正確的道路是處理好既有競爭又有合作的關系。換言之,人們必須考慮到復雜性。這是成熟的處事方式。

這樣一來,我們需要認識到,美國及其盟友擁有巨大的優勢。中國的崛起是驚人的。但總體而言,相比中國,美國及其盟友的防務開支要多得多,經濟規模更大,在世界進口中所占的份額也更大。此外,中國對高收入國家市場的依賴遠遠超過美國對中國的依賴。正如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尼古拉斯·拉迪指出的,這些優勢很可能會持續下去。

▲資料圖片:2018年7月11日,比利時布魯塞爾,北約峰會召開,與會領導人出席會議。(視覺中國)

此外,西方最近的失敗顯然完全是自己造成的:不應歸咎于他人,無論那種選擇可能多么有吸引力。

美國應該以比中國更為平和的心態看待自己的處境,前提是它保留自己的聯盟網絡,尤其是考慮到它的地理位置和經濟實力。如果做到這一點,它還能認識到它與中國的相互依賴是一股穩定的力量,因為這加強了雙方對和平關系的興趣。

同樣,美國將認識到,在它創建的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體系背景下,與盟友聯手將加大對中國改革的壓力。對中國來說,在支持全球協議方面作出讓步要比回應美國的雙邊壓力容易得多。如果這需要改革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那也沒什么問題。

新的大國已經崛起

合作與相互依賴同樣重要。沒有與中國的合作,我們就無法管理全球環境或確保繁榮與和平。此外,如果每個國家都被迫選邊站,國家之間和國家內部將再次產生深刻和代價高昂的分歧。

這一切并不意味著西方國家需要接受中國想要的一切。對雙方來說,收購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企業都是被禁止的,這是合理的。與此同時,如果確實有證據表明某些公司存在于我們的經濟中會產生戰略危險,那么就應該對它們采取行動。但這里重要的是有“證據”。

一個新的大國已經崛起。作為回應,許多人試圖將世界轉入一個不受約束的戰略競爭時代。歷史表明,這是危險的。相反,需要做的是與一個崛起的中國競爭與合作。另一種選擇將是加深敵意和加劇混亂。任何明智的人都不應該希望這樣。

來源: 參考消息 2019年2月10日


湖北快3开奖结果实时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