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快3开奖结果实时查询

20年的報紙都白看了!這群清華美院學生的高顏值涂鴉征服了報刊界“奧斯卡”!

讓插畫中的中國美漂洋過海

 

中國色彩

Colourful China

在中國,看報喝茶是老干部的標配。

白底黑字密密麻麻,一千家報社印出來都是一個樣,在這個“紙媒已死”的時代跟“驚艷”更是絲毫搭不上邊。

但最近刷屏的《中國日報》國際版卻完全顛覆了大家對“報紙”的認知:原來我20年的報紙都白看了?

美麗中國,

美在山川,美在文化,美在歷史,

最美的是人們的笑臉;

全球化,

精致華美的刺繡底紋里,

仙鶴祥云環繞,“中國速度”日新月異;

大熊貓的力量無人可擋,
京劇,茶道,圍棋,梅蘭竹菊……
帶你看一萬種東方生活;

明令禁止偷獵大象,

粉色的愛心泡泡加青花紋理,

充滿靈性的生物需要人類用心呵護;

外匯儲備跌至三億,

也不必擔憂,

金融市場需要良性生態;

提到“回家”兩個字,

歸心似箭的海外游子,

恨不得長出翅膀飛向故土;

到了春節,

舞獅子,包餃子,貼福字,

大家熱熱鬧鬧過大年。

如此精美華麗的版面,天馬行空的想象,還有引起極度舒適的配色排版,說是藝術品也不為過吧!

難怪網友們紛紛表示,即便從來不看報,也想買一份收藏——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是報紙先動的手。

還有出版社希望能把《中國日報》的插圖集結出版,讓更多人感受到這份中國風的魅力。

今年4月,這套中國風濃郁的報紙“艷壓”全球同行,拿下了被稱作報業“奧斯卡”的英國報業年度獎,是中國媒體第一次獲得“最佳國際報紙獎”。

這一次,中國風又雙叒贏了!

有人說中國設計終于擺脫了土、丑、雷,但這耀眼的榮譽背后卻是一群來自清華美院的年輕人的十年探索。

多年前,李旻還是清華美院一個普普通通的美術生,喜歡涂鴉,尤其對中國風元素頗有興趣,筆下總是流淌著獨特的東方神韻。

她去巴黎畫家村寫生,在人來人往的廣場上喂鴿子,看著異國的藍天心馳神往:有一天一定要把我們中國的藝術帶出去!

最早的時候她給雜志報刊畫插畫,卻經常被告知不要太出格,不要喧賓奪主,可以發揮的空間很小。

確實,那個時候傳統報紙一眼望去全是黑壓壓一片,板式單一設計老套,幾乎沒有多余的色彩,別說年輕人,就連“老干部”都提不起一絲閱讀欲望。

她有些失望,國外的紙媒已經能拿去評獎,而我們的報紙審美卻還停留在上個世紀。

2009年她從美院畢業,進入中國日報社的時候,正趕上板式大調整,對圖片的需求量猛增,她覺得機會來了。

國際版創刊的任務壓下來,她沒有經驗也沒有參照,只能拼著一股精神慢慢摸索。

那時候版面里的插圖大都延續美國知名插畫家諾曼?羅克韋爾的畫風——夸張,滑稽,寫實,雖然觀點能一目了然,但一看就是“洋畫”,沒有中國人的靈魂。

怎么讓中國日報的插畫脫穎而出呢?盡管當時報社沒有插畫師,她只是美術編輯,但她覺得自己能做更多。

她記得老師說過,“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插畫家不能一味地模仿外國流行的風格,只有具有民族味道的東西才能走得更遠。”

后來她嘗試過用剪紙等傳統元素來表現圖像,但又顯得過于拘謹不夠大方,總也達不到理想的效果。

有人勸她:已經很不錯啦,比原來黑白的好看多了。

但她不甘心就此放棄:“一定還可以更好看。”

她一個人打包了行李跑去故宮博物院學工筆畫,學會用繁復的線條表現造型;又親自跑去歐洲考察當地報紙行業,慢慢摸索出一套獨特的創作方式。

那年春節,中國畫師倪傳婧登上蘋果官網的消息刷遍朋友圈,畫面里繁復耀眼的細節,噴薄而出的情緒一下子擊中了她:

也許把中國元素和流行風格結合起來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吧!

她和美術部的小伙伴們分工合作,終于交出了一份自己滿意的答卷。

《自行車王國的重生》

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上,

青春活力的男孩女孩神采飛揚,

發絲、衣紋的線條如國畫般細膩流暢,

清新淡雅的色彩暈染出春天的氣息;

中國自由貿易區,

鳥是“自由”的標志,

流云和陽光下,自貿區鳥瞰景色秀麗,

不同的膚色、性別、國籍的人,

都能有多元化的貿易往來;

南非犀牛偷獵活動猖獗,

不用殘酷血腥的畫面沖擊眼球,

而是用雄獅卷起飆風,角馬群匯成大潮,

火烈鳥在天地間編織的神奇的祥云……

來呼吁大家愛惜充滿原始美的“人類搖籃”;

脫貧攻堅路,滿滿扶貧情,

青山綠水也是金山銀山

一雙大手托起千萬個家庭的希望。

除了頭版插圖,內頁正文的圖表和數據也被做成有趣又好玩的“看圖說話”,原本抽象和枯燥的數字信息和商業新聞一秒變“萌”,讀起來輕松又高效。

 

國際版的讀者大多為外國人,編輯部的小伙伴也沒想到這份《中國日報》竟成了東西方文化交流碰撞的橋梁。

在國外社交網絡上,訂閱這份報紙成了趕時髦的象征,經常能看到外國人鋪天蓋地的“買家秀”:“中國的報紙太美啦!”

可就在歪果仁們為中國設計狂吹“彩虹屁”的時候,國內的吃瓜網友們卻不杠不舒服。

“這不是正常審美么?憑什么只在海外發行,難道我們不配?”

“難怪中國沒有好設計,都跑去服務洋老爺了!”

在這個電子時代,紙質報刊可能確實有點遙遠,但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當年的報紙你愛理不理,如今的報紙你已經高攀不起。

被譽為新聞設計界“奧斯卡”的國際新聞設計協會大獎(SND),中國就有超過三百多項優秀設計獲獎;

各大知名報社更是時不時“放個大招”:

新京報《誰是英雄》,

把明星們各自最被人稱好的一部分,

剪切拼接成一副“最美英雄”;

《遼寧日報》的《東北虎》,

色彩厚重版式跳脫,

還把東北虎的一生做成了日歷;

《東方早報》的《90年黨史長卷》,

滿目不著一字,

每一張圖就是一個十年。

無論是手繪、數碼、攝影……而只要運用得當,無不彰顯中國風的魅力,極致的東方之美。

我們有五千年華章之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中國從來不缺好設計,只是缺少培植好設計的土壤。

美的書能留住閱讀,美的插畫也是。

李旻說,長期以來,插畫的意義和作用并沒有被充分認識,作為文字的附屬,它永遠都是臨時添加的補白物和無足輕重的裝飾品。

但他們獨辟蹊徑的藝術和創意讓它們有了新的生命。

“不摹古卻飽浸東方品格,不擬洋又煥發時代精神”, 中國的文化是“骨子里的”,即便不刻意強調,也會從畫面中流露出來。

就像李旻和她的小伙伴,不斷在創作道路上靜心前行,“走得慢才走得遠”。

“從清華美院或者說清華出來的學生,身上會有一種精神,不管是學習能力還是想把一件事做好的態度,都有一種精神支持我們。“

只要還有人為之努力,中國風就永遠歷久彌新。

那就讓插畫中的中國美,漂洋過海吧。

文章來源:開始吧 公眾號 2019.04.17


湖北快3开奖结果实时查询